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数商股高位蹦极背后:躁动的数据要素化元年 |钛媒体封面

2023-05-31 07:32:14 12

摘要:4月最后一周,数据要素概念股集体上演惊魂大蹦极。4月21日,大洋彼岸一则“美方或将限制对华部分关键产业投资”的消息,让这个诞生仅10天的概念板块从领涨瞬间转入领跌。前一天还是市场最强领涨者,后一天便成跌停最扎堆之地。不仅联袂闪崩,众多数据要...

4月最后一周,数据要素概念股集体上演惊魂大蹦极。4月21日,大洋彼岸一则“美方或将限制对华部分关键产业投资”的消息,让这个诞生仅10天的概念板块从领涨瞬间转入领跌。前一天还是市场最强领涨者,后一天便成跌停最扎堆之地。

不仅联袂闪崩,众多数据要素概念股在一周内还持续一泻千里,即便周四大盘已经出现明显企稳,该新晋明星板块仍失血不止。直到本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才终于暴力反弹,整个数据要素板块周五上涨4.18%,相关公司再度呈现涨停潮。

这样的大落大起,让步入2023年以来反复热络的“数据要素行情”在本周呈现略带戏剧化一幕。

数据要素概念能够在短短几个月成为资本市场关注、认可、追捧的新晋明星板块,背后有着深刻逻辑。据钛媒体APP观察,如果说2022年是数据要素市场概念、政策启动探索的第一年,那么2023,无论从政策、资金、技术以及现实需要等任何角度看,都堪称数据开始实现要素市场化(或曰数据要素化)的元年。要素市场化进程身后,是新一轮行业爆发在即、巨大空间正在开启、深刻变革蠢蠢欲动等带来的广阔期待。

此种背景下,去年年末“数据二十条”发布至今的4个月时间里,在国家数据局设立和AI的陡然出圈加持下,资本市场屡掀“数据要素行情”,相关概念股持续活跃且屡屡上演涨停潮。

4月10日,同花顺在数据确权、数据安全之外正式上线数据要素板块概念,构成数据要素板块的公司是最标准的数商上市公司,新板块凸显了二级市场资金对概念的认可。

不过,本周陡然出现的好似无底般的高空坠落,即便有最后一个交易日的蹦极式反攻给予安抚,也难免让场外本已爆棚的热情滑落于迷茫之中。

在眼下数据要素概念热冷交杂之际,身处数据产业的企业与机构们,在这个躁动的数据要素化元年,接下来将面对的是何种机遇和挑战?确有必要进行一些梳理与展望。

双线驱动

数据要素,从2020年3月概念的推出到2023年4月的如火如荼,经历了从政策导向到技术发展的双线推动。

2020 年3月底发布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首次明确“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成为顶层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文件。

2022年,相关重磅政策迭出,年末“数据二十条”的落地,为数据产权、数据要素流通、交易制度以及数据要素收益分配和治理制度构筑起“四梁八柱”,数据要素生态圈逐渐清晰。

“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基础,已快速融入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和社会服务管理等各环节,深刻改变着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社会治理方式。数据要素已成为驱动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引擎。当前,经济全球化已进入一个由数据要素驱动的新时代。 ”此种观点目前已成各方共识。

另一边,计算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数字经济迅猛发展,催化AI大模型突然于近期在全世界范围内出现一波爆发性效应。

而大模型的发展,也依赖于数据,包括用于预训练的海量非结构化数据、人机协同生产的数据、人工对机器生成数据进行质量排序以及机器生成的排序致据、知识库数据集等作为改善 ChatGPT 质量的关键,都对数据产生了新的需求。

数据赋能大模型发展反哺人类科技发展,这种正向循环的逻辑,结合政策端的发力,进一步让数据要素及相关产业“咸鱼翻身”、愈发火爆。

近年来全球数据量呈井喷式发展,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预测,2025年全球数据量将达到163ZB。

具体到国内,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的《中国数据要素市场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数据要素市场规模815亿元,在“十四五”期间有望保持 25%的复合增速。

国际数据公司发布的《2023年V1全球大数据支出指南》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大数据市场总体IT投资规模约为170亿美元(接近1200亿人民币),预计2026年增至364.9亿美元(超过2500亿人民币),实现规模翻倍。

近期从技术到政策的强力推动鼓励下,数据要素发展预期又出现明显跃升。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副主任王建冬受访时就表示:“据初步测算,随着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不断深入,‘十四五’期间我国数据要素流通市场规模将达到5000亿元至10000亿元规模。”

抛开预测的具体数字差别不谈,从中至少清晰可见的是,随着数据量指数级增长,数据分析算法和技术迭代更新,数据创新应用和产业优化升级,数据对社会变革影响的同时,也将带来行业与从业群体的高速增长。

变革浪潮

钛媒体APP汇总多方信息发现,两个月来,围绕数据要素的相关动作之密集堪称近十年之最。

一方面,从内地到香港,各种数据主题的全国或国际性论坛、峰会此起彼伏,以数字底色最浓的杭州为例,2月25日召开首届未来数商大会(此时距离在上海召开的全球数商大会仅3个月)、3月16日全球数字科技峰会、23日聚焦数据要素“中国数谷”杭州峰会(春季)、4月科技创新产业峰会加承办联合国数据论坛。

另一方面,3月宣布组建国家数据局之后,从部委到省市、从沿海到西部,各层级推动数据要素产业发展的政策争先出笼。

4月19日国家发改委提出“加快构建“1+N”数据要素基础制度体系,推动有条件的地方和行业开展数据要素流通使用先行先试”,强调“适度超前布局数字基础设施”,首次明确的“新基建”范围里,也大多围绕数据要素化而成。

“这表达出大家对数据作为战略性资源的重视程度,也体现了将数据按照生产要素的运作方式来运营的决心和态度”,一位私募界人士称,“所以A股市场中里,数据要素概念股在受消息冲击大跌之前,表现出异常的受资金认可与追捧。”

资金的认可背后是对迎来产业新浪潮的预期,如同农业经济时代以劳动力和土地、工业经济时代以资本和技术为新的生产要素一样,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后,数据已经上升为新的关键生产要素。

4月27日,第四届联合国数据论坛在杭州落幕。在这个首次于亚太举办的全球数据盛会上,着重强化了数字创新应用与合作、挖掘数据价值、提高数据公信力、构建良好数据生态四个主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开幕视频致辞时表示:“2030年议程的进程过半之际,可持续发展目标进展已经停滞,甚至倒退。本次论坛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助推数据的变革力量和加快进展的重要机会。”他甚至直言:“21世纪的今天,数据的重要意义就如同石油在20世纪的意义。”

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常启德则称,“当今世界正面临多重挑战,数据再次成为了实现进步的关键…..”

一系列言语间,既凸显着数据资源中蕴含的巨大价值,也弥散出对数据产业浪潮尽快到来的迫切期望。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挖掘、开发数据资源,俨然已成停滞与困境中的“救命稻草”。

领会了这样的语境,就不难理解此前广东宣布拟将数据要素纳入GDP核算的“率先启动”;也不难理解围绕“数据要素弥补土地要素地位、从土地财政到数据财政”的热议与遍及各地继而延烧至资本市场的数据要素化热情。

行业变革山雨欲来,制度学派领军人物、经济学家约翰·加尔布雷思昔日观点此刻尤为激动人心:“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个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同一社会的不同时期,谁掌握最重要的生产要素,谁就掌握了权力,在收入分配中获得更多的收益”。

创新下的从冷到温

数据要素化,是指数据变成新型生产要素的过程,意即将包含信息的数据作为一种关键生产要素来进行生产并产生收益。

钛媒体APP综合多方观点,要素化的具体实现路径表现为:数据流通的市场化、产业化与资产资本化。

整个过程中,传统的确权、定价模式并不适用,需要机制、理念、主体等配套创新。

比如,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副主任王建冬就认为,培育壮大数据流通交易市场的关键之一,是最大限度盘活数据资产价值,因此就需结合发展实际建立适配数字经济规律的新型数据价格机制。

不仅价格机制,数据要素市场化作为对数据更深度利用,也代表了一种全方位的革新。这种革新对数据要素化的重要性,在数据交易所市场的9年曲折历程中反映得颇为典型。

“我国自2014 年开始探索建立类似证券交易所形式的数据交易机构,截至2022年11月,各地先后成立 48家,仍有8家正在筹备建设中。总体来看,早期建设的数据交易机构大都没有找到成功的商业模式,多数机构已停止运营或转变经营方向,发展情况未达预期。”信通院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要素白皮书称。

不过,在近两年来,随着顶层多项重要政策出台,各地新建的一批新型数据交易机构,从强化技术支撑、完善配套规则入手,在消除供需双方的信息差,推动形成合理市场化价格机制和可复制交易制度、规则方面进行探索,很快找到了在数据要素市场中的立足点、突破点。

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与商业智能系教授、上海数据交易所研究院黄丽华看来,这些突破或者说进步体现在诸多方面:“首先是发布了跟数据要素流通规则有关的一系列的文件;有些机构发布了跟数据要素流通有关的登记凭证,包括登记证书、数据商凭证、数据资产凭证等,说明正在探索建构数据凭证的意义;再有机构开始探索关于数据要素或者叫做数据资产登记平台的建设,意味着开始了数据要素市场分级市场探索;还有正在探索具有行业属性或专业属性的数据交易市场的板块,比如海洋大数据交易平台、文化大数据的交易平台;上海数据交易所正尝试在金融行业开始一站通行业的数据交易板块,包括跨境数据流通方面。”

这些数据要素分级市场探索下,2022年场内数据交易取得了不错的交易额,也让大家体会到数据要素场内市场,从原本的多年冷市场变成了温市场。

体系、机制的创新让冷落多年的场内交易开始获得数据要素市场买卖双方的认可。

数商们的春天

数据要素市场是一个涉及多方参与者的复杂生态系统,其中数商群体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2021年11月上海数据交易所在其揭牌成立仪式上提出新“数商” 概念,即“以数据为主要业务对象的企业,通过参与数据基础设施建设、数据开发治理、数据应用和数据共享流通等市场环节实现数据要素价值化。”

此后北京市提出“数字经济中介”,广州提出“数据经纪人”,虽然概念和具体范围有所差异,但作为数据要素市场新主体其本质同属一类群体。

从概念诞生过程不难看出,其是随数交所的设立与发展而来。而数据的场内交易,仅占全部市场的2%至5%(据不同口径估算),大量市场主体活跃于场外以传统点对点流通模式运营。

在上海数交所发布的2022年数商产业报告中,将传统 IT 服务市场的服务商与来自于数据交易相关的服务商统称为“数商企业”,对这些数商企业的定位是:“贯穿于数据要素市场全链路,在数据产生、创新使用、 数据流通与交易、数据技术创新、数据治理与管理等方面承担不可或缺的作用。”据此检索出的工商主体高达192万家,按不同职能位置被分为15个子类。

钛媒体APP发现,这个庞大的群体,在数据要素市场化的强力信号面前,既欢欣于巨大的机遇,也面临着转型与创新能力的考验。

成立于1980年的葡萄城集团是全球领先的软件开发技术和低代码平台提供商,引领开发技术和数据分析工具发展。对国内数字化进程而言,可以说是先期而生、并肩前行,多年来从数商到传统企业接触众多。

谈及数据领域近几年的主要变化,该公司数据分析资深技术顾问曾健讲述两个感触深刻的案例。

一个案例是小到只生产钥匙扣这类产品的江浙小厂,原本毫无数据、数字化此类概念。他们每天的日常记录以前均为人工操作,打卡、发工牌、列生产工单等。

如此往复原本并无多大异常,当面临设备多久需要维护、产线更新换代如何投入等决策时,突然发现人工积累下的所谓数据相当不牢靠,比如填写了开工,实际并不见的机器真有转动,很容易误导。

后来一是形势需要、二是价格门槛大幅降低,遂尝试数字化,用一个连接每个设备、联通每个生产工序的系统搜集数据,出现假数据的空间几乎被挤压殆尽,再根据这些分析结果做投入产出决策,便立刻尝到数据能产生的价值。

更令曾健感受最深的是过去三年,数字化普及速度与被接受程度出现了远超以往的趋势。过去,需要数商服务的基本是大型企业或具备互联网基因的公司,这几年中小型企业和传统行业寻求数字化转型者众多。

“大到华为小到作坊式企业,你会发现他们都会去上数据系统。许多人说原来觉得这个概念跟自己很比较遥远,后来尝试真觉得数据有帮助就开始往这方面转。”曾健称。

当然,这其中价格门槛的下降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以前的BI(商业智能)定制化项目,动不动几百万上千万这种规模,现在 BI技术发展的都很轻盈,价格也很灵活,几十万规模甚至更低也很常见。”曾健称。

在企业内部,数据产品的需求也从高层推广到了市场营销、中层乃至一线业务人员,此种形势实际上是给数商行业未来发展培育出成熟市场基础。

市场环境日渐成熟的同时,政策法规环境也在规范,虽然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的压力激增会产生随之而来的成本,但总体利好居多。

“《个人信息保护法》、《网安法》、《数据安全法》的实施,明确了企业信用数据与个人信用数据的边界,进一步强化对征信机构、数据提供者、数据使用者的合规要求,降低各参与方的合规风险和合规成本,能够很大程度上消除市场对政策的不确定性预期,增加大数据征信基础设施投资,更好地应用新兴科技推动征信业务创新发展”,企查查数据部门相关负责人分析称,“对于企业信用大数据行业来说,数据源皆来自于政府机构的公开信息,政策法规的实施并不会带来成本的上升,也有利于保护持证企业的规范经营。”

数商的数据转型考验

曾健讲述的另一案例主角,是一家主要业务是为药企做信息化,诸如以搭建数据中台来实现数字化转型的软件公司,其在医药信息化领域已深耕20余年、全国排名前三且有BAT资金背景。

近年来他们发现要把软件做优、卖好,数据资源的整合已成为关键,因为药企的许多生产决策非常需要上下游数据以及这些数据之间的关联性分析。

虽然他们在这个领域做了很久、手里也掌握了大量的数据,但如何做真正的大数据分析却颇感力不从心。然而这一块对他们的业务却越来越重要,因为需要不断对手中沉淀下的数据进行分析,并以此结果来支持本身的软件开发,否则开发出的产品很可能效果不佳或同质化而遭用脚投票。

于是,他们选择向葡萄城这样的更专业机构购买服务。

“这个案例的重点是说,即使是信息化服务提供商,如果希望能进一步去帮助客户做数字发展或转型,他们自己的信息化思维首先需要转型”,曾健称,“软件公司自己的业务方向、自己的软件产品如果不先往数字化转型方面走,它就跟不上市场需求。”

事实上,以革新、创新来适应数据要素化过程中的新局面,不仅是对机构、管理层提出的要求,对数商群体来说,更需具备时时能予以响应的能力。

“随着用户市场的逐渐扩大,产品同质化问题我们不能回避,这是多数高速发展行业中的普遍现象。面对数据同质化等各项挑战,数据服务商更加需要注重创新服务模式和产品形式,并根据不同客户群体和市场需求进行差异化定制服务。”企查查数据部门相关负责人称。

因此,成功数商必备的特点包括:对数据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创造力,能够发现并满足市场需求;有严格的质量标准和管理流程,能够保证数据的可信度和可靠性;持续的学习和更新能力,能够跟上技术和行业的发展变化。

隐私保护,最寒冷的短板

张亮(化名)几年前曾经是一名“数据买手”,其工作内容是研究不同网站、APP用户的特征,对标本公司前者客户群体画像,找到最佳匹配数据源,提出数据采购建议。

其回忆,彼时想购买数据几乎触手可得,各种数据公司拍着胸脯念叨着“万物皆可爬(网站爬数据)”会不断递上名片。对比现在,前些年那种情形少多了,网络平台也很难搜到公开叫卖信息的。

“能参与的,数量规模是小了,但有条件继续参与的,手法下限却比以前狠了许多”,张亮(化名)称,“狠到什么程度?我自己已经对所谓隐私保护、隐私安全完全绝望。尤其今年以来。”

4月13日,一位周姓女演员自曝一段个人信息泄露经历:孕期在母婴店买东西,注册了一个APP之后,老公便屡屡收到涉黄信息。

就在本篇稿件写作之时,笔者也肉身精准感受到类似的“精准营销”神逻辑:在京东购买两盒肝胆类药品后,很快收到国内某一线酒企给同一地址“精准赠送”的两瓶合计四两白酒,另有某互联网医院人员致电的询问推销。

约一个多月前,在接到某保险推销电话后,当说出“已经买过”的随机借口,竟招致对方愠怒,连续列举出几处个人关键信息来证明尚未购买。

这些现象,此前从未经历,也因此感知到了张亮(化名)的“绝望”。

“数据产业能够从国家级别被推起来,那么肯定是希望——特别是在前期早期能带动很大一波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但政策、资本假若短期促进作用太明显,根据以往经验很容易会同时带来一些"虚火"甚至某些乱象,之前的房地产、互联网行业都有过这种阶段。因此不得不特别注意。”对于数据产业的火热,曾健认为一定的冷静也很必要。(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刘敏)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